高質量發展江西行動典范:貪玩傳奇

2018-09-29 19:44:11     

【該文章轉載自《江西日報》】

如果你看到一個30出頭的年輕人,身家過億,請不要奇怪,因為互聯網時代的傳奇故事,年輕人總是主角。

如果有一家公司,2016年底才從上海遷到上饒,2017年,沒看到矗起一棟廠房,卻在租借的寫字樓里創造了20億元的收入,請不要驚訝,因為互聯網衍生的游戲產業,其變現速度和規模,總是超乎人的想象。

如果這家公司計劃今年攬金60億元,明年爭取100億元,后年著手上市,請不要質疑,因為游戲產業只要深挖大數據的富礦,插上VR(虛擬現實)、AI(人工智能)的翅膀,就有可能直沖云霄、九天攬月。

這家公司,是位于上饒市區的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這名年輕人,是這家公司創始人吳旭波,鄱陽縣人,今年33歲。

【年少“貪玩”】

貪玩公司員工都很年少。

雖然公司總部在上饒,但“貪玩”大部分員工仍留在廣州市天河區——這里是中國游戲產業的“策源地”,是吳旭波從江西到廣州創業的第一站。

6月6日清晨,今年第4號臺風(熱帶風暴級)登陸廣東,廣州籠罩在煙雨中。天河區紅磚廠文化創意園內,行人往來,行色匆匆。江西貪玩公司廣州分公司就在這里。主辦公區安靜整潔,秩序井然,300多名年輕人在電腦前專心工作。二樓正對大門區域,有十多名員工。吳旭波告訴記者,這是高管區。“高管平均年齡30歲,最年輕的高管是1993年出生的。”

這只是貪玩公司的一個工區,紅磚廠內有8棟老廠房都是“貪玩”的,1000余名員工,平均年齡25歲。

年少時的吳旭波很貪玩。

父母為了讓他收心,找了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帶他到離鄱陽縣較遠的上饒市江西光學儀器廠姑姑家,寄讀在江光廠學校。

就在那個時候,盛大《傳奇》開始風行。吳旭波正趕上玩《傳奇》的年齡。后來,他把這段記憶植入企業文化中,打“《傳奇》牌”,“找回年少時貪玩的你”,吊足了玩家胃口,注冊用戶超過1000萬。

貪玩公司很“年少”。

2015年至今,吳旭波的人生大步快走:離開他打拼多年的某游戲公司;花50萬元買下域名“tanwan.com”;到政策更加優惠的上海注冊貪玩公司;回江西支持家鄉發展大數據產業,將上海貪玩公司遷回上饒;2017初落戶,當年實現流水20億元、稅收3300萬元。

貪玩公司有一句廣告語:“這個世界需要傳奇,《貪玩藍月》就是傳奇。”業內普遍認為,貪玩公司就是傳奇:三年時間,業績驚人,后生可畏。

【拼命“貪玩”】

6月6日上午,吳旭波到紅磚廠的公司上班,比往常晚了些。公司董事會秘書周燁告訴記者,老板出差談業務,凌晨兩點多鐘才到家。

“他只要在公司,每天晚上都是十一二點才離開辦公室。”周燁說,“公司員工都是這樣,加班加點是常態。”

2015年以來,公司業務做得風生水起,但吳旭波感覺不到一絲輕松:“我壓力蠻大的。江西省委、省政府很關心‘貪玩’,我應該做得更好、更持續。”

這種壓力,13年前的他是沒有的。

江西司法警官學校畢業的他,在廣州電腦城賣過液晶顯示器,每天配貨、提貨、送貨。電腦城和倉庫區之間有一座天橋,“一天里抱著顯示器在天橋上走無數趟,太陽很曬。”后來,他又跟著一名老鄉,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做互聯網增值業務。

增值業務的上游是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下游是各個網站的個人站長。站長中有做音樂的,有做電影的。“我們公司是中間商,由上游公司跟我們結算,我們再第二次分配給這些站長。”吳旭波介紹,2007至2008年,他和全國近1000個做流量的個人站長建立了穩固的關系。“這1000個站長,他們懂互聯網,認識了他們,我之后轉型做游戲就有資源了。”

2007年,國內迎來了第一波網絡游戲熱,吳旭波所在的公司接了一款游戲,吳旭波負責組建推廣團隊,投下70萬元,虧了。第一次做游戲,年輕人不氣餒:“雖然虧了,但我們賺到了一個團隊。”

這個團隊很拼。他們嗅到了第二波游戲——網頁游戲的氣息。2008年4月,“51wan”游戲平臺拿到紅杉資本200萬美元。吳旭波感到這是互聯網游戲的未來,果斷買下域名“91wan.com”,開始做頁游,代理了第一款游戲《熱血三國》,賺了一把,在行業內一炮打響。

“我們是頁游時代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吳旭波說,“我們拿到了好產品,推向了市場,獲得了用戶,賺到了錢。從此很多人跟風,出了一批有名的公司。”他所在的公司在境外上市,成為“頁游第一股”。

這一時期,也是吳旭波人生的轉折點。“開始十年,我跟著別人干,到了而立之年,我要自己做。”2015年2月,30歲的他離開了那家上市公司。

他開始為自己打拼,及時趕上了第三波游戲浪潮。貪玩公司從最初的十幾個人增加到100多人。2017年,公司注冊地遷到了上饒,廣州分公司員工規模猛增到1000多人。

 

“有人只看到‘貪玩’這3年的成績,卻沒看到吳總這13年的拼搏和沉淀。”周燁說,“這13年,正是互聯網游戲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13年。他用這13年的拼搏,確定了他在游戲江湖中的地位。”

【智慧“貪玩”

玩游戲要靠頭腦,做游戲公司更需要智慧。

有人說,貪玩公司“玩”高仿新聞廣告、玩熱點營銷、找最合乎“貪玩”審美氣質的藝人代言等,使《貪玩藍月》收獲了驚人的流水數據。

這只是“貪玩”展現智慧的一面,深入“貪玩”骨髓的,是技術的力量。

“貪玩”給自己的定位是游戲發行運營公司,目前尚處在游戲產業鏈的中端,終極目標是成為游戲研運一體化集團公司。

紅磚廠內的貪玩公司,布局了新媒體團隊、海外團隊、營銷團隊、大數據分析團隊、頁游團隊、手游團隊、設計團隊、發行團隊等。在主辦公區外一棟兩層高的房子里,是技術團隊。團隊負責人陳養說:“我們專做技術,阿里云、騰訊云和我們都有合作。”

技術團隊有七八十人,今年的目標是擴大到100人。“我們是以數據為主導的游戲公司,而技術是大數據的支撐。”陳養介紹,“我們去市場上購買一些流量,再把流量導入游戲,通過流量數據分析,進一步優化公司數據,從而實現贏利。”

陳養用通俗的話解釋:“就是運營團隊有什么需求,我們來替他們實現。就像做房子,我們就是建筑工人,不僅要把房子建好,還要讓房子升值。”

吳旭波補充說:“他做他的技術,我做我的市場和管理。”貪玩正在做海外游戲平臺項目,做APP,做大數據分析等等,都需要很多很強的技術。

記者又來到紅磚廠A7棟。這是貪玩公司研發部門,員工正在研發一款新產品,主要面向年輕用戶。吳旭波介紹,公司目前主要靠拿別人的產品當“武器”,現在他要自己制造“武器”。“這是我們重新立項的,完全自主知識產權。雖然自主研發風險很高,失敗可能性很大,但我必須做自己的內容,慢慢由流量為王轉為內容為王。”

【回鄉“貪玩”】

2016年,隨著上饒大數據招商團隊的到來,吳旭波走上了回鄉“貪玩”之路。他把公司總部設在上饒市區一幢寫字樓的第25層,進駐了110人的團隊。從樓上望下去,不遠就是江光廠老廠區。

公司入駐上饒那天,當地干部說:“這對上饒來說,是‘開先河’的企業。”

吳旭波不僅帶給了上饒一家“貪玩”,還帶來了一個游戲產業——

有一天,老朋友秦金來紅磚廠找吳旭波,正巧有個做游戲平臺的朋友在場。這個朋友想把域名“1377.com”賣掉,一口價55萬元。吳旭波二話不說,當場成交,然后請秦金牽頭,到上饒注冊“1377公司”,打差異化推廣游戲?,F在,這家公司已落戶上饒,預計今年贏利兩三千萬元。去年,吳旭波又花320萬元買下“915.com”域名,將915游戲公司落戶在他的出生地鄱陽縣。比吳旭波大7歲的吳超,兩人是好兄弟,手上有3家公司,一家在廣東汕尾市落戶。吳旭波說服吳超,將另兩家遷到了上饒。

此外,吳旭波在南昌設立子公司,組建團隊,在紅谷灘買下1800平方米的寫字樓。“我要成為江西的上市企業,在省會不能沒有業務。”吳旭波說。

 

為了支持家鄉更快發展,去年,貪玩公司在三清山舉行了3周年發布會,吳旭波自費邀請100多位廣東企業家到會,給政府和企業搭建了溝通平臺。上饒市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支隊支隊長周江告訴記者,去年以來,包括貪玩公司在內的25家經營性互聯網企業,已在上饒開展業務。

【執著“貪玩”】

天河紅磚廠貪玩公司大門進口處,有一面一層樓高的文化墻。墻上有貪玩游戲的LOGO,四周刷上了泥土的黃色,描上了大樹的根系。墻上端是一根象征四季常青的大樹,枝繁葉茂,直達屋頂。

貪玩公司員工都知道寓意:貪玩游戲是深深扎根在泥土中的種子,期待有一天長成參天大樹。

 

吳旭波多次對家鄉的領導說,貪玩公司在江西,至少還要做20年,做一個持續的公司。“我確實想做出點成績,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我帶出了一批人創業,帶了很多家鄉人出來,還新招了幾百名大學生,這些人信任我,我要讓他們覺得跟著我跟對了。我有責任把公司做成一盞明燈,給他們以正能量。”

雖然一些上下游企業跟著貪玩公司到了上饒,但與天河區成熟的游戲業態相比,上饒還只是開了個頭。為此,貪玩公司的目標是成為江西上市公司,把團隊發展到3000人,其中上饒、南昌、鄱陽三地共1500人,天河1500人。

目前,貪玩公司一邊做精游戲運營與推廣,一邊通過大數據分析和挖掘,走游戲、金融和電商變現之路,最終實現游戲與金融、電商、VR、AI的對接。

“這是我想要的未來。我壓力非常大。”吳旭波說,“手游頁游市場有2000多億元蛋糕,市場機遇就擺在那里,江西省委、省政府又這么關心重視我們,我們再做不起來,就是自身有問題了。”

 

他加強了對全流程的監控,著手引進資本團隊為貪玩公司做上市準備,爭取2020年4月在證監會上會。“上市后,我們有可能收購一些VR企業和金融公司,才有可能從100億元沖到200億元。”吳旭波說。

【關于貪玩】

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是一家互聯網游戲公司,旗下擁有網頁游戲、手機游戲、H5游戲和海外游戲四大運營平臺,總部位于江西上饒。貪玩手游平臺2015年從零開始,后發先至,已經發展成為擁有全類別、數十款游戲獨立運營經驗的國內知名手游平臺。除騰訊、網易、盛大等“巨無霸”外,貪玩游戲位居游戲企業第二梯隊前列。

 

目前,貪玩游戲公司處在網絡游戲產業鏈中端,即游戲運營商和發行商。這個產業的上游是游戲研發商,主要負責網絡游戲產品的研發,其產品質量直接影響終端用戶的使用體驗及付費意愿。2017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突破2000億元,比2016年增長23%,較之10年前增長近11倍,是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速度最快的領域之一。江西游戲產業發展相對滯后。目前我國游戲行業有23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廣東5家、福建3家、浙江4家、安徽1家,江西空缺。


【你說】

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吳旭波——

做江西文化產業的佼佼者

 

 

作為江西上饒人,同時又從事于文化創意產業,自己有責任也有義務為家鄉文化產業的發展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近幾年來,江西省的文化產業發展迅速,發展的重點也放在了培育、扶持相關文化產業企業健康有序發展,培育出2至3家上市文化企業及10家以上文化產業示范基地等文化產業鏈。貪玩游戲力爭5年內上市,成為江西省文化娛樂產業的佼佼者。

 

文化產業屬于新興產業,需要政府給予一定的支持與幫助,建議提升政府服務文化產業企業的水平,提高政府審批事務性工作的辦事效率,避免出現因政府部門互相推諉,不主動、不積極的辦事態度而導致影響落地的文化企業正常經營業務開展的情況;提升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水平,保護當地文化創意企業知識產權,營造公平公正的營商環境;加大社會力量參與、培育、引進優秀的文化產業高素質人才。

【我說】

江西日報記者江仲俞——

服務新業態要有新作為

 

采訪貪玩公司有三個體會。

一是創業不易,吳旭波由一名務工人員到一家游戲公司的創始人,13年的艱辛非一般人所能體察;貪玩公司員工從十余人到1000多人,其厚積薄發之勢,非一般人所能為。

二是回鄉創業不易,年輕人的熱血灑在家鄉的紅土地上,收獲了掌聲,也遇到過質疑和尷尬。這群可愛可敬的年輕人,一直扎根在改革開放前沿,他們深諳企業經營管理之道,回到家鄉,和政府打交道時卻顯得“經驗不足”,甚至有些“不通世故”。

第三個體會是江西營商環境有待進一步改善。個別職能部門對新業態不了解,不同程度增加了企業辦事的難度。有游戲公司反映,游戲企業在廣州拿相關證照,一個星期就能搞定;在上海注冊公司,很快就能開到稅票,而在有的部門辦理相關業務,一則較慢,二則要反復跑。

游戲產業是新興產業,這一領域的開拓者都是年輕人。政府在服務新生代和新業態時,要進一步解放思想,以超前思維、超常措施,讓客商“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不跑”,讓新產業在江西迎來春天。

【他說】

上饒市委人才辦主任王喜文——

以人才鏈支撐創新鏈

以創新鏈服務產業鏈

 

江西貪玩公司有一支十余年游戲從業經驗的團隊,他們都是上饒大數據產業的精英。近年來,我們緊扣大數據產業發展需要,從機構編制、人才政策、平臺建設等方面,全力做好引才、留才、用才文章。成立了上饒市大數據人才服務中心,制定出臺了《上饒市大數據人才支持服務辦法》,在大數據人才創新創業、家屬就業、子女就學等方面給予最優的保障。加強平臺載體建設,與中科院合作成立了全省首個大數據領域創新研發機構——上饒市大數據研究院,與騰訊合作成立“騰訊互聯網+覓影研究聯合實驗室”,引進了一大批“千人計劃”“萬人計劃”專家及行業領軍人才,以人才鏈支撐創新鏈,以創新鏈服務產業鏈,實現了人才集聚、產業發展良性互動。2017年,上饒市大數據主營業務收入30億元,預計今年將達100億元。

 

下一步,我們將依托我市專門設立的數字經濟服務大廳,為大數據人才提供“一站式”和“一單清”服務。


贵州快3全天计划 为什么英超各队都讨厌利物浦 提供四肖期期准准管家婆幽默 推倒胡麻将技巧经验 幸运赛车冠军技巧 2017欧冠决赛 国际棋牌下载 36选7复式票 手机捕鱼app下载 下载南京麻将免费打的玩 东北填坑规则